您的位置:奧匹體育 - 綜合 - 網球 - WTA - 正文

溫網冠軍晚宴回歸 奧斯塔彭科期待展示專業國標

時間:2017年6月28日 編輯:奧匹小子 [刷新] [關閉]

溫網冠軍晚宴回歸 奧斯塔彭科期待展示專業國標

特約撰稿人:Mark Hodgkinson

英國,倫敦 - 草地網球和恰恰舞一樣,都需要大無畏的精神、快速的步伐以及良好的節奏感。

如果奧斯塔彭科能夠如愿以償,那么溫網慶功晚宴男女單冠軍領舞的傳統將迎來新的復興。拉脫維亞姑娘不僅是女子網壇新生代的中流砥柱,同時也是一名舞蹈狂熱分子。她在一黑到底奪得法網頭銜之后就到家鄉的一間舞蹈工作室好好過了把癮——桑巴、倫巴、恰恰、牛仔舞和斗牛舞輪番操練個遍。

這些舞蹈練習就是在她回國受到拉脫維亞總統蒙德斯·韋約尼斯接見的期間抽空進行的。韋約尼斯告訴這位20歲小將,她所獲得的成就“令人難以置信”,這個詞也是公眾對于羅蘭·加洛斯兩周發生的事情的普遍感受。奧斯塔彭科曾是溫網青少組的冠軍,擁有不俗的草地實力。萬一她真的在全英俱樂部上演奇跡,那么不管誰捧起挑戰者杯,她都會很樂意和對方共舞一曲。

溫網冠軍晚宴回歸 奧斯塔彭科期待展示專業國標

“我覺得恢復跳舞傳統的做法很棒。如果能夠奪得冠軍,那么在慶功宴上跳舞就非常有趣。我能做這個,因為我之前受過專業的國標訓練,我知道該怎么跳舞。”她在伊斯特本備戰期間接受采訪時說道。

事實上,慶功晚宴更偏重于酒會部分,而不是跳舞。上一次溫網男女單冠軍正經八百步入舞池還要追溯到1986年,當時納芙拉蒂諾娃和貝克爾成為了聚光燈的焦點。2015年,小威廉姆斯和德約科維奇也致敬了這一傳統,不過他們跳的并不是國標,而是伴著The Bee Gees的“Night Fever”扭起了迪斯科。如果有誰盼望國標在溫網冠軍晚宴回歸——可能人數還不少——那么他們就要將賭注放在奧斯塔彭科身上。

“法網結束之后我練習了一陣國標舞,很高興能有幾天時間好好休息一下,有機會做自己喜歡的事情。我還跳了拉丁舞,包括桑巴、倫巴、恰恰、牛仔舞和斗牛舞。”奧斯塔彭科回憶道。當她搭乘專機回到拉脫維亞的時候,機場有上百球迷翹首以盼。

“拉脫維亞人民的反應讓我有些受寵若驚。他們很高興看到我贏下第一個大滿貫。回家的感覺很好。我有生以來第一次坐進了駕駛艙,落地之后有紅毯迎接,很多人都過來看我。這些經歷都很有趣。飛機落地之后,我看到很多球迷都在等待,當時已經很晚了,大概是晚上十一點左右。我估計大概有三百人,場面相當壯觀。”

和總統的早餐會同樣激動人心。“和總統共進早餐簡直棒極了。他對我說,我能贏下法網簡直令人難以置信,非常了不起,他為我高興。很開心能夠得到這樣的贊賞。”

溫網冠軍晚宴回歸 奧斯塔彭科期待展示專業國標

奧斯塔彭科的成功已經在波羅的海掀起一波網球熱潮。

“這是拉脫維亞的重要瞬間。在我們的國家,網球是一向受人歡迎的運動,但是它有些昂貴,不是所有人都負擔得起。現在我在法網創造了歷史,也許能激勵更多人走上球場開始打球。”奧斯塔彭科說道,“決賽的時候,里加(拉脫維亞首都)市中心那塊巨型電子屏幕就在直播,很多人都聚在一起觀看了這場比賽。甚至連不少購物中心的大屏幕上都在播。”

對她的對手來說有個不幸的消息:相比紅土,奧斯塔彭科的暴力進攻打法在草地上更加適用。

溫網冠軍晚宴回歸 奧斯塔彭科期待展示專業國標

“我喜歡在草地打球。我很享受每年的草地賽季,盡管時間有些短暫。我覺得自己的打法更加適合草地,因為我是進攻型球員,發球也不錯。在我手感好的時候,草地剛好給我發揮的空間。不過回合可能沒那么長,因為在草地上移動會變得有些艱難。”她說,“贏下2014年溫網青少組冠軍是個驚喜,我當時一直把大滿貫青少組冠軍當作目標。這也幫助我從青少年轉為職業做準備。”

當然,奧斯塔彭科在巴黎的成功也為其他年輕球員樹立了榜樣:她們看到了自己也有希望取得突破,斬獲大滿貫處女冠。

“我有沒有激勵其他球員呢?應該吧。在法網開始的時候我還是19歲,半決賽時剛剛滿20。我覺得有些人會感到振奮。看到我的經歷之后,她們會為了實現目標而更加努力訓練。我也收到了其他球員的短信,非常暖心。”

体彩超级大乐透